• 手游作品
  • AG真人视讯
  • 单机电玩
  • 港台游戏
  • 新游频道
  • 产业要闻
  • 特别迟和忘了开

    吃鸡这款游戏自2017年4月上市后、于当年10月开始走红,最高曾达到380万在数。而今它的在线人数降至30万左右,只有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。多数人认为外挂是毁灭吃鸡的罪魁祸首,但也有人持不同意见:可达鸭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究竟是什么导致吃鸡凉成这样?七爷作为老玩家,想起一些往事可以和大家说说。

    TIM截图20181210150211.jpg

    那还是十多年前了,准确地说,是2007年9月6日早上6点。当时我刚玩了一个通宵的DOTA,迷迷糊糊,本来打算“赢一把就睡觉”,忽然MSN(这个东西现在已经没了)上有个朋友对我说,今天开TBC!我说你不是在逗我吧之前说了那么多次,今天为什么我要信你。他反问一句,如果不开我干嘛早上6点上网?我一想也是,这朋友的确是在九城WOW部门工作,清早上线非奸即盗!于是就信了他,泡上一杯咖啡静静等待。到了11点服务器真的开了,跳进黑暗之门后我就来到了外域。

    (当天知道开服的人不多所以整个地狱火半岛没什么人,做任务很方便;但由于通宵后的疲倦,我好几次慌不择路一头扎向魔能机甲,被瞬间踩为齑粉)

    这时距离欧服、美服TBC开放已经过了整整8个月。其中2.3版“黑暗神庙”的最终Boss伊利丹(国内又称“尤迪安”),已于6月5日由Nihilum公会获得全球首杀。国服TBC开放已经是三个月之后,我们还在冲70级时别人已经五件T6拿满、准备AFK了。这也使得TBC在国内多了个外号“特别迟”。

    Sunwell_Plateau_loading_screen.jpg

    一转眼时间来到2008年12月。这时国服已是TBC末期,不少公会已能熟练Farm基尔加丹。事实上,欧美服务器已经在11月开放了WLK版本,国服也在12月8号更新至一个独特版本“3.0”。3.0版本大幅度削弱了各大Raid副本Boss(HP-30%),更改了天赋使部分职业空前强大如暗牧、惩戒骑,开放成就系统让大家有了新动力……一夜之间许多人得以进入之前感觉高不可攀的“太阳井高地”而心满意足,他们并不知道前方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。

    到2009年中,这时绝大多数人已经TBC毕业了(没毕业的去跑两个礼拜太阳井G团就行),却传来了魔兽换代理的消息。很多公会约好了关服前一天,聚集在纳格兰浮岛上拍照,纪念自己不明不白的青春——与想像中略有不同。之后,服务器关闭了一个多月(这一个多月里我相当无聊,于是又回DOTA上分)。服务器再度开启时除了一些图标被更换、骷髅长出肉头颅变盒子以外,似乎一切都没什么变化,又好像一切都已不同。

    没有人能猜到之后的剧情走向。国服仍然不紧不慢地运行着TBC3.0,WLK的消息遥遥无期。难以忍受寂寞的玩家们选择跨越宽达200公里的台湾海峡去寻找新的彼岸。当时台服使用的月卡需要一些特殊渠道才能购买,因而淘宝上出现大量“智凡迪月饼”的成交记录(智凡迪是WOW台服运营商)。

    1.gif

    7月7日,中国公会“星辰”于台服全球首杀“0灯尤格萨隆”,这是国内公会首次也是仅有一次的全球首杀。

    但你不要因此觉得台服就是天堂,这里同样有许多血泪历史。当时我也曾和公会里十余名不甘于平凡、意图追求更高荣耀的勇士去到台服,因为人数不够打25人Raid于是加入一个台湾人创建的公会,10人团自己组、25人团一起打。但是,很快我们就发现台湾玩家并不像我们那么拼:他们不会在Raid前准备药水与合剂、犯了错团长往往只是宽容地笑笑就把事情抹去……这使得我们的联合Raid之路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    有一天,当我按照事先说好的时间上线时却看不到团长和组队信息。负责沟通联络的朋友告诉我,团长和他进行了长谈:“……你们大陆人太拼了……现在团里25个位置,有15个是你们的人,包括MT、MH和排名前三的DPS……我的一些朋友跟我抱怨说被挤占了位置。”“我当然想要进度,但我也想要和我的朋友一起玩……”措辞不算委婉,只花了很短的时间朋友就理解了对方的意思:这个团组不下去了。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有些沮丧。如果有机会和台服团长再聊一次我会告诉她,其实在国服玩家里我们还算是休闲的、真正拼命的人她根本想象不到。

    TIM截图20181210151817.jpg

    (这位女性团长名叫“倾我今生”,真是个好名字)

    没有人认为这种事情是偶然,大家都感到失望:隔阂看似初现端倪,仔细一想从开始就存在。台服混不下去的我再度沉迷于DOTA,与此同时传来了巫妖王陨落的消息:2010年3月,Paragon首杀25HLK。

    那之后又过了几乎半年,网易终于宣布,将于2010年8月31日开放国服“巫妖王之怒”!由于这个版本有“服务器第一”的相关成就(光辉事迹),再加上有在台服冲级的经验,很多人都卯足了劲儿想要成为这个第一。据不完全统计,即使是我所在的小服务器上(当时还没有混服),搭乘暴风城“第一班船”前往诺森德大陆的玩家有百人以上。虽然时间比外服晚了几乎两年但玩家们冲级、打本、PVP的劲头都很足,奥杜尔、十字军、冰冠堡垒又或远古海滩(一个开车砸门的战场,现在已经取消)、征服之岛、冬握湖……虽然这里没有冰龙只有蓝龙、没有尸体只有麻袋、没有腐脸烂肠只有北地巨人。

    WoWScrnShot_052409_170034.jpg

    很快国服也有了自己的HLK首杀,玩家们骑上ICC成就龙耀武扬威。又过了几个月国服CTM开放,于是该走的走该留的留,像是十字街头匆匆过客。也许再也没有人记得WLK曾有个外号,“忘了开”。

    这么多年过去,我曾以为游戏市场越来越好,事实上每年的产业年报也都用夸张的笔法强调,市场又增长了百分几十、其中手机游戏增加了百分之百!在这喜庆的日子里,为什么我要回忆起“特别迟”和“忘了开”?

  • ag真人视讯 http://www.sostock.com.cn
  •